【劲舞少年】作者:不详 - 全国最大成人色情网   本地演示   点击:加载中


字数:7338字

  那一年,我刚刚16岁。

  16岁的我,180公分的个头,75公斤的体重,细腰乍肩,背挺身直,两条长腿与上身形成1。2:1的黄金比例,浑身肌肤光滑柔嫩。我虽然不白,但是也不黑,在游泳队系统训练了好几年,晒成了亮晶晶的胴体,磨出了紧绷绷的肌肉。

  我出身於军人世家。老爹是个将军,担任一个大军区的司令员,与我老妈长期在外地,我的弟弟、妹妹跟著他们在任所,我自己独居北京。将军爸爸不放心我一个人住在300平米的自家院里,把我送进了京城的体育运动训练中心,当了一名游泳运动员。临走那天,老爹让警卫员和秘书把我送到了游泳队,并让秘书告诉教练:「我那个坏小子,要管的严点儿,他捣一次蛋你们就记下来一次!哼,每一次老子抽他100皮带……」

  其实,将军老爸离我有几千公里,他管得著小爷?!没有几天,我就成了游泳队少年班的「孩子王」,外号「小王子」,除了青年班人高马大的「臭大粪」们我不敢惹,其余的孩子们都成了我的「奴仆」!我的床铺有人整理,我的饭盆有人清洗,我洗澡时有人争著为我搓背,连我的臭烘烘的袜子、内裤都有人洗,只可惜我们成天穿著游泳裤,所以「奴仆」们为我洗衣服的机会太少(真的!我小时候就是这麽一个「小坏蛋」,最爱恶作剧欺负人,直到我遇上了我的第一个「最爱」──舞蹈少年华华,我才彻底改变。这是後话。)……

  与游泳队一起在游泳馆训练的是跳水队,在标准泳池的一头,就是10米跳台。

  由於选材的原因,跳水队的孩子们大多瘦瘦小小,必然成了我们「欺负」的对象。

  比如,到了餐厅,我们就大摇大摆地「加塞」到他们前头;进了浴室,我们总毫不客气地把他们赶出去,也不管他们身上才抹上了肥皂……他们也「反抗」过,无奈怎能打得过「小王子」的贴身卫队!他们也曾报告过教练,教练也曾把我猛勒一顿,还说已经给我记下了30多条「捣蛋记录」,将来我的将军爸爸会依此抽我3000多下皮带,会把我的屁股打烂……屁!我才不在乎呢,反正现在也没有打到我的屁股上!

  时间一长,跳水队的小子们被我们收拾的服服帖帖,看见我们来了老远就抱头鼠窜。

  这一天下午训练结束,我们冲进浴室。跳水队有几个队员还没有洗完,见我们进来抱著衣服就跑,跑得慢的被我踢了几脚……正洗著,教练来通知大家快去整理宿舍,说明天有领导来视察……游泳队的夥伴们都去了,我却无动於衷,什麽鸟毛领导,还没有我老爹秘书的官大呢!

  嘻嘻,小爷伺候不著!「您哪,歇著吧!」

  我脱了游泳裤,把它扔到一边,站在水喷头下,痛快地冲洗著,口中唱著流行歌曲,双手自上而下地在身上搓著,也没有什麽泥,只是这麽揉搓觉得舒服。
  渐渐地,手搓到了身体中部,手指搭在了软软的阴茎上,我抹上浴液,上下撸动,好心情,鸡鸡开始鼓胀……

  猛然,我觉得身上的汗毛孔一激灵,好像有一双大眼睛在盯著我!

  我吓了一跳,马上四面转身,查看一番。

  见鬼!什麽也没有!

  我索性跑出去,把游泳馆的大门从里面插上。这下子,谁也别想进来了。再说,今天的训练早结束了,明天又是周末,又有谁会来呢?

  我回到浴室,干脆躺到长椅子上,手又开始抚摩鸡鸡……

  「刷──刷──」

  仍然觉得有人在屋里,在盯著我的鸡鸡看!

  我一直自诩「第六感觉」最灵敏,现在却有些不知所措!

  「谁?滚出来!滚出来……」

  我虚张声势,喊叫了几声。

  谁知,我的话音刚落,却听到衣柜的门「吱呀」轻轻响了一下。

  我一个箭步抢过去,一把拉开了柜门!

  「啊?!──」

  「哇!?──」

  衣柜中藏著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赤身少年!

  我俩同时惊叫了起来!

  「你!你是谁?」

  「大哥……大哥……别打我……」

  「出来!」

  「我……出……出来……」

  他哆哆嗦嗦爬了出来,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小小的紧身泳裤,面色雪白,也不知是吓的还是本来就白净。

  「你是干什麽的?」

  「我……我是……是跳水队……」

  「跳水队?我怎麽没有见过你?」

  「我……我昨天才……才从体操队转……转过来……」

  原来如此!听说跳水队又来新人了,可我「小王子」阁下是从来不去关心这些小屁事的。

  一见是跳水队的,我顿时又「牛」了,大模大样坐了下来,问道:「那你藏在我的衣柜里,干──什──麽──呀?」

  我故意拉长了声调。

  「我……我见你们打架……我害怕……」

  「你就藏起来啦?」

  「是……」

  「哼!我看你是想偷看小爷洗澡!」

  「不……不……我……不……」

  「过来!」

  忽然,一道灵光闪过心头,我生出一个恶狠狠的坏主意!

  「过来!」

  他磨磨蹭蹭挪了过来,我在屋角找出一团乱绳子,把他的双手捆了起来。
  「大哥……不要打我……饶了我吧……」

  「我不打你?我不打你一下!」

  我用余剩的绳子头,使劲抽打他光光的大腿。

  才抽了十几下,他就哭爹喊娘了。

  「不许哭!」

  他抽搐了两下,闭住了嘴。

  「小子,你今天是我的俘虏,小爷叫你干啥就干啥!明白吗?」

  他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好!只要你听话,小爷不会伤害你!来!」

  我示意他跪在我的胯间。他犹犹豫豫照做了。

  「第一件事,是给小爷洗澡!要里里外外洗干净!」

  「我……」

  「先洗小爷的鸡巴!」

  「我……我……」

  我不由分说,把阴茎往他的嘴里插去。他想把头错开,我却紧紧抓住了他的头发,他使劲抿住嘴,我就用力捏他的腮帮子!他的嘴终於张开了,我的鸡鸡捅了进去!

  我用双手固定住他的头部,阴茎在他的嘴里插入抽出……一连干了二十几分锺。

  然後,我发现他已经不反抗了。

  我抽出阴茎,在他的脸蛋上摔打著:「怎麽样?啊,怎麽样?」

  「哥哥,你放开我吧……」

  「放开你?」

  「我不跑……我给哥哥好好洗澡……」

  「真的?」

  「我……我发誓……跑了是小狗!」

  我心里乐滋滋的,终於把你小子降服了!

  他在长椅子上铺上毛巾被,扶我躺了下去,打来一盆温水,用浴液在我浑身上下擦抹著。虽然平时总有人为我搓背,可现在这种洗法还是头一回。

  我觉得挺带劲。

  他的双手洗到了我的阴茎处,犹豫了片刻就抓住肉棒上下搓动。

  我「哼」了一声。

  他连忙把嘴凑了过去,一口叼住我的鸡鸡,大力吸了起来。

  口洗手揉,我的鸡鸡硬如铁棒!

  临射精时,我忽然止住了他:「好了!好了!」

  我要实施我的恶毒计划的第二步,可不能现在就浪费我的精华。

  「你来趴在椅子上!」

  「干……干什麽?」

  「我也为你洗一洗!」

  「不……不用……不要哥哥……」

  「我偏要!你到底趴不趴?哼──」

  他马上乖乖趴在椅子上。

  我先用绳子把他的手和胳臂紧紧绑在长椅上,然後褪下他的泳裤,再把他的腿和脚捆结实,这样他就动弹不了了。

  看他被我捆好,心中暗自得意,第二步计划就要成功啦!

  我端起一盆水泼在他的身上,又把浴掖抹在他的背上、腿上、屁股上,用力擦洗。

  「怎麽样?老弟!」

  「谢谢……谢谢哥哥!」

  「嘻嘻……现在还不忙谢,最後一块儿谢吧!」

  「……行……哎呦!」

  我的一根手指滑进了他的肛门。

  「叫什麽!我也要把你里里外外洗干净,忍著点儿!」

  我的手指又捅进一根,过了一会儿又挤进一根,总共有三根手指在他的肛门里搅动。

  「啊……啊……」

  「好玩儿吗?」

  「……哥哥……轻点儿……」

  「好好!轻的来啦!」

  我骑上他滑唧唧光溜溜的身子,趴在他的背上,把自己铁棍一般「嗷嗷」怪叫的大鸡巴向他的屁股插去!

  「哇呀!……你要干什麽?」

  「我要把你里里外外打扫干净!」

  「不要……不要……我不要!」

  「你不要?小爷就想要!」

  我的阴茎在他的股沟中寻来找去,在寻找他的进出口。找到了,我的鸡鸡感到了他的屁眼的位置,毫不留情地攻了进去!

  「啊──啊──啊──」

  他惨叫连声,拼命想挣扎逃脱,可我绑的很紧,他是白费力气。

  我的阴茎首先是龟头,接著是中柱,最後是底座,一分分、一寸寸向他的菊花小穴进攻,终於全部插了进去!

  我插进拔出,拔出插进,一口气大干了八九千下!

  他刚开始还在嚎叫,後来声音越来越低,我以为他没有劲头叫了。可是细细一听,他分明还在「哼哼」。

  「哼……哼哼……哼……」

  这音调,不像是受罪,反而像享福!

  奇怪!

  可我当时正在春心荡漾喷薄欲出之时,哪里管他享福还是受罪,只是一股劲的猛插猛抽、猛抽猛插!

  又干了三五千下,我再也忍耐不下,全身震动,几十股精液一次次射入了他的肛门。在我筋疲力尽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他的肛门也在做紧缩运动,几乎和我射精的频率一模一样!

  在他身上又趴了一会儿,我恢复了体力,一跳而起,见他仍然一动不动,就使劲「啪」地打了一下他的屁股。

  「啊!」

  「哈哈!你没有被我强奸死呀?快起来!」

  话音刚落,他一骨碌就窜了起来,猛地抱住了我的脖子。我猝不及防,仰面朝天摔在地上!

  「好小子!敢打小爷!」

  我正要翻过身来,把他压在底下暴抽一顿,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他急促强烈地开始吻我,炙热沈重的吻雨点般落在我的脸上、胸膛上,然後是两乳、小腹、大腿、双脚,接下来又一口叼住我的刚刚平静的鸡鸡,又亲又舔又嘬又咬……

  「你……你干什麽?」

  这回,轮到我目瞪口呆了。

  「哥哥……哥哥!我……我好喜欢……我喜欢你……喜欢……」

  他喃喃说著。

  「什麽?你喜欢我?!」

  我坐起身来,推开了他。

  「哼!现在说好听的,明天再打我的小报告,是不是?」

  「我……」

  「就算将来我的老爸能把我的屁股打烂,可你的小屁股今天先被小爷干了!」
  「我……我不会……」

  「你告诉教练他姥姥,我也不怕!嘿,你的小屁股疼不疼?」

  我幸灾乐祸地笑著问。

  「我……哥哥,刚刚开始简直疼死了!可後来就……就不疼了!」

  他一本正经地回答我。

  「後来就不疼了?」

  「是啊!嘻嘻……」

  「笑什麽?」

  「後来……後来……还觉得好舒服……」

  「舒服?」

  「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好像过电……」

  「哈哈!你这个小浪货,原来是个喜欢被操的贱种!」

  「哥哥!──别骂人家嘛……」

  他撒娇似地说。

  得!这回我得傻帽了!我在游泳队、跳水队和不少男孩子干过这种事情,有的捂著屁股要死要活,有的黑著脸色叫苦连天,还真没有见过欢欢喜喜的!(大侠在游泳队是如何知道男男性交的,是如何有了第一次的,在《裸睡少年》中告诉大家。)

  真是林子大了,什麽鸟都有!

  「好啊!你既然愿意,小爷再成全你一回!」

  说著,我又抱住了他。

  「别性急嘛,哥哥!」

  「那你说怎麽著?」

  「我们……我们玩一个游戏!」

  「怎麽玩?小爷奉陪!」

  「我俩石头剪子布,谁赢了谁定游戏方法!」

  「……」

  「另一个不许耍赖!」

  「哈!你看小王子是会耍赖的人吗?随你!」

  「行!还是哥哥爽快!」

  ……

  石头──剪子──布!

  他出剪子,我却是布!输了!

  我一咬牙:「小爷认栽!你要怎麽玩吧……不就是你要操我屁股吗……来!
  给你!反正我也不是头一回了!」(小王子被运动员哥哥们轮暴的故事,可见《王子奇辱》)

  「呀,哥哥!我不会的!我这个游戏叫……嘻嘻……叫酷刑考验!」

  「酷刑考验?」

  「比如,我是一个地下秘密小交通员,你是特务,我被你抓住了,你要我供出情报,我就是不说,你该怎麽办?」

  「严刑拷打!」

  「是啊!哥哥好聪明!」

  「少拍马屁!这里又没有老虎凳,又没有辣椒水!」

  「嘻嘻……你想办法……」

  「想什麽办法……小爷先吊起你小子再说!」

  我拣起绳子,拉著他出了浴室,来到跳水台下,这里的钢铁支架正好当做「吊人刑具」。

  我让他直立在架子下,把他的双手分开,一边一只举起绑在横架上;然後把他的两条腿也分开,绑在两边的立柱上。

  这样,他就形成了一个叉子状,就像老师判作业时打的大叉叉,两手两脚分别向斜上方和斜下方展开,脚尖还稍稍离地。

  我捏住他的下巴,恶狠狠的叫道:「小兔崽子,你到底招是不招?」

  「我宁死不屈!」

  「老子要用刑了!」

  「来吧!狗特务!」

  直到这时,我才认真打量起他。这个男孩子属於很清秀的那一类,一双大眼水汪汪的,一只小嘴唇红齿白,皮肤确实很细腻。

  「老子不信治不服你!」

  我眼珠一转,跑去把教练用的药箱子拎了过来。

  我在药箱里找出试体温的温度计,抓住他的小鸡鸡,再次问道:「招是不招?老子真的用刑啦!」

  「打死我也不招!」

  我一只手开始撸动他的鸡鸡,他的鸡鸡显然正在发育,没有什麽毛,光光的,滑滑的,很好玩。

  他的鸡鸡硬起来了。我抓紧它,另一只手用温度计向鸡鸡正中的马眼捅去。
  「啊──」

  他大叫一声,然後就紧咬嘴唇,像真正的「革命者」那样把牙齿咬的咯咯响。
  我把温度计捅入他的尿道,越插越深,他痛苦地颤抖著,可一声也不吭。
  温度计来来回回插了十几次。

  我没有把温度计拔出来,却用绳子把他的阴茎阴囊一起捆住,找到一个最小的哑铃,绑到了绳子的下端。

  这小哑铃也有5公斤重!当我松手让哑铃悬空时,他的惨叫让我毛骨悚然。
  「啊──啊……」

  「妈呀!你招了吧……不……我们暂停……」

  看著他被扯的细长细长的鸡鸡,我有些怕了。

  他闭著双眼,却坚决地摇摇头。

  「那……好吧……」

  哑铃把他的鸡鸡蛋蛋向下拉扯著,尿道里还插著温度计。前边好像只能这样了。

  我又转到他的身後。

  我把胶皮水管拉了过来,把细的一头塞进了他的屁眼。

  我拧开水龙头,让水缓缓地注入他的肠道。

  他的身体乱扭乱动,可怎能阻止水流的进入?他的小肚子慢慢鼓了起来。
  我关了龙头,揪住他的头发:「说不说?」

  「我……不知道!」

  想找个东西塞住他的屁眼,可就是找不到合适的玩艺儿,转来转去的我突然一拍脑袋:「有了!」

  我拔出胶管,一股水柱从他的肛门激烈喷出,我一个箭步上前,英勇地用自己的鸡巴堵住了「枪眼」。

  我又开始快速冲刺,鸡巴抽出时总有小股水流冒出,可大股的都被我堵了回去。

  「扑哧──扑哧──」

  他又跟著我的节奏哼唱不停,身体也配合著我的进攻前仰後合。

  大约有半个多小时,我再次喷精而出,累的大口喘息,跌坐於地。

  他屁股中的水没有了阻挡,「哗──」溅了我一身!

  我歇了一会儿,把他解了下来。

  「唉!你这个小交通员没有屈服,我这个狗特务却累惨了……」

  「哥哥……你辛苦了!」

  「我可是把你里里外外都洗的干干净净喽!」

  「谢谢……哥哥……」

  他温柔地按摩著我的肩胛,时不时亲我一口。

  「哥哥,下一个游戏,什麽时间开始呀?」

  「什麽?下……下一个……还有啊……」

  我跳了起来。

  「是啊!哥哥输了一场,还不得找回面子呦!」

  找回面子?!行,这小子是跟我泡上了!

  石头──剪子──布!

  我出了石头,他显然慢了两秒,出了剪子。

  这家夥!成心让我赢!

  「哥哥赢了!哇塞──」

  「我……我赢就我赢!」

  「你想玩什麽游戏?啊,什麽──」

  他兴奋地问。

  「我……我……有了!你不是才从体操队来吗?」

  「是呀!」

  「你们学体操、跳水的,身体柔软度特别好。我要你……要你摆出各种姿势,让我插进去!」

  「行!行!我能行!」

  他都有些迫不及待了。这个小浪货!

  「走!」

  我们手挽手爬上了10米跳台。一池碧水,在我们脚下荡漾。

  「第一个动作──俯身支地!」

  他两腿站的笔直,弯下腰去,双手支在地上。我挺立在他的身後,把鸡鸡戳进了他的肛门。

  「每种姿势,都要坚持10分锺!」

  「是!」

  ……

  「第二个动作──俯卧撑!」

  他摆好俯卧撑的姿势後,我趴在他的身上插入他的後庭。这个动作的难度是,他要身负两个人的重量而不能肚皮挨地。别看他瘦瘦小小,体重不足50公斤,居然背著我这个180 公分、75公斤的哥哥坚持了整整8 分半锺,而且同时被大鸡巴
插入了数百次!

  「第三个动作──仰身举腿!」

  这回他不必受累了,只是躺在地下,把两腿举的高高地就行。我自然是跪在他两腿之间,从中直捣黄龙了。

  「第四个……」

  ……

  「第八个动作──搬腿过顶!」

  他站直身体,把一条腿用手搬过头顶,成金鸡独立。我抱住他,鸡鸡从他的後侧面插过去。因为角度的原因,我觉得插的不深,只是龟头在蹭进蹭出。
  「第九个动作──倒立!」

  他两手撑地,倒立起来,我扶著他的双腿,站在他身後,把鸡鸡向下压入他的肛门。

  这个姿势角度很刁,可我却能全根插入,於是大干起来……

  「哎呀!」

  「扑通!」

  「哗──」

  我俩干的太全神贯注了,不著边际地身子一歪,从10米高台摔进了泳池!
  「哈哈哈……」

  从水里冒出头来,我俩不约而同哈哈大笑。

  「第十个动作──水中激战!」

  我们紧紧拥抱著,亲吻著,交合著……我的大鸡鸡就在水中插入了他的小屁股,我进他迎,此来彼往,水花四溅,情欲高飞!

  ……

  「哥哥!我好爱你!」

  「爱我什麽?我是个小坏蛋!」

  「我早就偷偷爱上你了!」

  「真的?」

  「要不,我干嘛千方百计要求转到跳水队来?!」

  「嗷!」

  「你真好看,哥哥!」

  我虽然长的不难看,可决不漂亮。这点儿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你的胸大肌多饱满结实!」

  「……」

  「你的小腹扁平,六块腹肌排列整齐,坚硬的就像铁块!」

  「……」

  「最优秀的还是你的两条腿。你的腿修长笔直,我们暗地里都叫你美腿!
  「……」

  「你的阳物多粗多大多有力量,你今天一共插了我三万三千三百多下!」
  「你……」

  「我每一下都悄悄数著哪!」

  「哦……弟弟……你……为什麽……对我这麽好……」

  「还记得吗?你和阿尔巴尼亚运动员有一张光穿著泳裤的照片,还上了画报!」
  「有过……」

  有一次,外国运动员和我们一起训练,确实有记者现场拍照。不过我早忘了!
  「我把那张照片从图书室的画报上偷偷撕了下来,每天晚上在被窝里看,搂著照片睡觉!」

  「啊!你今天是故意藏在衣柜里的?」

  「……」

  「你是故意让我强奸的?」

  「……哥哥……你猜呢……」

  「你多大了?」

  「15岁半。」

  「你叫什麽?」

  「浩!」

               【全文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