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玉】 - 全国最大成人色情网   本地演示   点击:加载中



  「53号,要上路了。」

  这声音仿佛要把人的魂魄勾去,一扇扇铁窗后不知道隐藏着多少眼睛,然而这个时候,不可避免的同时叹了口气——

  死神此时找的并不是她们。「是六号监室的彭玉茹。」

  众人听了那喊话,恍然大悟。而这之后的几秒钟,压抑的喘不过气的沉闷清晨似乎在这一瞬间突然解了冻,相互之间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似乎不满意女犯们的嘈杂,几个女狱警用电棒挨个的敲打其它监室的门窗,刚刚活跃起来的犯人们迅速的沉寂下来,仿佛根本没有做过什么。女狱警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们唯一没有敲打的门窗,暗地里也摇了摇头。

  一扇沉重铁门的前面,站着两个严肃的武警模样的男人,他们手里提着绳子和脚镣,绳子是新的,而脚镣一端已经毁坏,它的链子一直垂在地上,这很显然是刚被卸下来的死镣。

  透过门上的观察孔,可以看到这个整个监狱,甚至在整个G市都名声赫赫的大美人,面色苍白的如同擦多了粉底。这时间的彭玉茹,倒是显出了国内很多女明星都演不出来的感觉,那叫凄美。

  喀嚓,门开了。

  彭玉茹慢慢的梳着一直让自己引以为傲的长长秀发,她一边的囚床上,放着一套银白色的旗袍和长统丝袜,一双崭新的系带高跟凉鞋已经在一旁放了很久了。
  好象被这突然投射而来的阳光刺激,也好象她自己已经到了极限,晶莹的泪水此时再也止不住,顺着脸上已经化好的淡妆底子上流了下来,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同志,请等一会好么?」彭玉茹几乎用哀求的语调对进来的几个法官说。
  法官们纷纷相互看了一眼,点了一下头。

  「你快一点,公判是在九点半,十点半游完街就要执行了。」一个女法官说。
  「能不能提前告诉我,我会怎么死……」彭玉茹小心的问道。

  「枪决。」女法官的声音显得冷冷的。

  法官们出去了,只留下彭玉茹一个人在这里发呆。

  彭玉茹看了看凌晨才有人送过来的梳妆镜,旁边的液晶显示屏上明明白白的显示着6:38。

  她看着自己这如花似玉的面庞,一会儿之后这就要不复存在了。

  想着从网上看到的那些枪决犯人的图片,那种半个脑袋崩飞,红粉立成骷髅的样子让彭玉茹打了一个寒战。

  她又低了低头,看了看自己这已经穿了几个月的灰色囚服。

  估计那个时候,自己现在穿著囚服的样子还要更好一些吧!

  她现在打定了主意,一定不能让那种糟糕的事情发生!

  不过现在时间紧迫,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来打扮了。

  彭玉茹把自己的囚服脱了下来,露出了白晰修长的胴体,这平日里让别人忌妒的样子现在是用不着担心了,它如同她本人一样很快就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胸罩和内裤还是入狱之前买的,脏兮兮的,尤其是胸罩还勒的乳房疼的厉害,好在马上就要死了,这些小节反倒是不用注意了。

  彭玉茹将内裤脱了下来,套上了一直长到大腿根部的丝袜,将旗袍也套在了身上。

  只剩下一双系带高跟凉鞋没有穿了。

  说实话,系带高跟凉鞋和穿有丝袜的腿并不是十分的搭配,不过在彭玉茹这个美女身上,竟然如同浑然天成一般!

  系带在小腿上交叉环绕着,彭玉茹将它们系紧,在本来就隐隐约约的丝袜脚上构出了一种引人欲望的轮廓。

  「一会儿,这里也会绑上绳子。」彭玉茹竟然微笑起来,不是那种因为丧气而灰败无力的苦笑,也不是那种因为恐惧而神经质的大笑,就是微笑,平静的微笑。

  她用自己修长的葱葱玉指从自己已经穿上凉鞋的脚向上划去,一直划到了大腿上,她从自己穿著格外性感的丝袜上感觉到一种完美的触觉,那是一种快乐,那是一种激情。

  头发挽在了一起,挺漂亮的,关键是法警交代过,这样比较方便下枪。
  为刽子手提供方便本来就是一个死刑犯人应该做的事情。

  她在最后一遍检查了脸上的化妆的时候,不耐烦的法官们走了进来。

  彭玉茹敢肯定,她绝对看见了那两个男法官惊艳的模样。

  而女法官们倒是一副嘲笑的样子。

  「死了就死了,还打扮的这么妖里妖气的。」

  法律并不能超乎人情,一个漂亮的女死刑犯在其它女人天生的忌妒之下是完全不设防的。

  好在在彭玉茹签完死刑通知书的时候,这一切就快过去了。

  随着法官们的再次出门,两个武警仿佛吃了兴奋剂一般冲了进去,他们一个将彭玉茹按倒在床上,一个掀开了她所穿的旗袍下摆。

  「他……他要干嘛?」彭玉茹心里大惊,虽然她从入狱之后就相当于没有尊严了,可是她还没有做好进一步被侮辱的准备。

  她是白担心了。

  那个掀开她旗袍下摆的武警看到了她里面没有穿内裤,脸倒是一红,不过很快就消失在本来的脸色里面了。

  那个武警说:「别动,现在要对你的大腿缠绳子了。」

  彭玉茹觉得大腿一紧,想要看去,身上却被那武警压住,怎么也抬不起头来,她感觉到绳子已经在自己穿著薄丝袜的大腿上缠了好几圈,还打了一个相当紧的结。

  彭玉茹知道这绳子叫做绊索,是为了防止她逃跑用的。

  接下来就是捆小腿了,彭玉茹此时的双手也被反拿在背后,绳子套住了她的脖子,又绕过了她的腋下,在缠手臂的时候,上下均被束缚的她感觉到一些窒息,当小腿被捆好了之后,彭玉茹的押解捆已经完成了。

  武警将她提了起来,推出了门外。

  「报告政府,我有最后一个心愿。」彭玉茹看到了对她宣判死刑的几个法官。
  「说。」还是那个说话冷冷的女法官。

  「我要跟我的亲人通一次电话。」彭玉茹说。

  女法官犹豫了一下,和旁边的几个法官相互交头接耳了一番,才说道:「可以。」

  指示武警将彭玉茹押到传达室,那里才有可以让罪犯使用的电话可以用。
  「嘟嘟嘟!」随着接听电话的声音响起,彭玉茹露出了微笑。

  「李哥,我现在要被执行了。」彭玉茹上来就说了这句话。

  那边的声音显然很惊诧:「今天么,我正准备把你给捞出来呢!这样,我现在就通知监狱方面,让他们延后执行!相信我,你这几个月的苦不会白挨。」
  彭玉茹笑道:「不重要了,死刑通知书一下你也没能力来救我。现在我已经被五花大绑,快要上刑车了。你不是很想看我死去的样子么?十点半去收我的尸,只要我的脸不被打坏就可以了。」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才说道:「玉茹,不如放弃吧,我现在去接你……」
  彭玉茹脸上变了一下颜色:「李哥,好歹我也是为了你才花大价钱进的监狱,又花了大价钱让他们用莫须有的罪名判了我死刑,你以为我做这些是为了谁?我要是想出去,随时都可以出去,还用的着你来?告诉你,来不来随你,姑娘我照样去!」

  彭玉茹转过身,用捆着的双手把电话挂掉了。

  只留下一脸惊诧的武警和法官们。

  「有能让我的脑袋不受破坏的死法么?」彭玉茹此时倒是一脸轻松的说道。
  「这个容易,要不对你的背后开枪,要不对你的颈部向下开枪。」一个具有相当执行经验的武警说道。

  「背后开枪我知道,颈部向下是什么效果?」彭玉茹问道。

  「十有八九断头。」武警说。

  「好,一会儿是你执行吧?」彭玉茹问道。

  「是的。」武警说。

  「对我后颈打,我瑞士银行的帐户现在就告诉你……」

  彭玉茹终于被押到公判现场了,在这个角度上,她可是第一次感受到作为一个女死囚的无助和激情。

  被千万人指着鼻子指指点点的感受,还有穿著高跟凉鞋,因为大腿和小腿上的绳子只能迈小腿的感受,绳子勒入皮肉的疼痛,以及武警强有力的大手按住的脑袋。

  还不是不想活了?

  她几乎把钱全部花完了:给标本医生的、给主审法官的、给广场部门的、给假证人的、给自己的男友的,现在还多了一个,给执行她的武警的。

  除了不想活了,还有谁能够做出这样疯狂的举动?花了几乎全部的代价,只为了去屈辱的死去?

  当现场响起了经典的「将罪犯彭玉茹押赴刑场,执行枪决」的声音之后,彭玉茹配合着身后武警突然施加的重压,瘫在地上。

  实际上,她是累的。

  好久没有那种在卡车上兜风的感觉了,彭玉茹此时迎着迎面吹来的和风,不禁想到了自己不就是这云云众生中的一片蝴蝶么?

  旁人的指指点点不再重要了,因为她已经到了刑场了。

  刑场位于城郊的一块靠河的青草地上,彭玉茹清楚的听见了她背后的武警吞了口口水。

  「武警哥哥,听说你们枪毙人的时候都会对人家腿上来一下是吧?」彭玉茹笑道。

  「如果你配合的话,可以不用这样。」那个收钱的武警小声的说道,他刚刚用手机确认了彭玉茹的存款。

  「现在我随你处置,在那个步枪子弹将我的脑袋打飞之前。」彭玉茹说。
  武警看了看远方,那边的指导员已经举起了小红旗了。

  收钱的武警让另外一个走开,他一个人架着轻盈的彭玉茹到了一个大土坑面前。

  「要不要给你铺一张布?」武警问道,

  「不用。」彭玉茹笑了,格外的好看,「我的化妆师会帮我清理的。」
  「真是看不懂你,竟然花这么多钱来死,还是这样不光彩的死。」武警说。
  「反正都是死,也没什么,只是你记住只能把我的头打飞,不能把我的头打爆。」彭玉茹说。

  「放心吧,这是我的职责所在,好歹欠你一个情。」武警说完,大喝一声:「注意了!」

  彭玉茹正和他说着话呢,被这一句吓了一跳,接着她突然觉得自己的美腿上被踢了一下,两腿一弯,跪在了坑前的地上。

  踩在丝袜上那种大头皮鞋的触感十分的清晰。

  彭玉茹不说话了,她心中紧张的要命,这可不是一声想死就能说明过来的,因为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她甚至都感觉到下体湿润了 .

  咔咔!这是上弹的声音……

  晰白的玉颈后的颈骨上感觉到了枪管的冰凉……

  彭玉茹闭上了眼睛。

  轰!彭玉茹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上一阵刺痛,然后就觉得自己的下体好象突然喷涌出什么东西。她仿佛坐了云霄飞车一般,眼前先是一阵红光,再就是一阵黄光。

  红光是血,黄光是土地的颜色。

  彭玉茹的人头落在了距离枪决的跪地五米多远的地方,她远远的看着那个武警已经不再踩自己的大腿,而自己的躯体因为失去了脑袋而变得格外的亢奋,她清楚的看到她穿著旗袍,套着丝袜的身体在地上毫无形象的蠕动,颈部的断口拼命的喷着血液,那紧紧缠在小腿肚上的高跟凉鞋的系带好象也松开了。

  武警走了过来,抓住彭玉茹的头发,彭玉茹俏皮的笑了笑,武警知道她还有意识。

  「要不要看一看你的身体?」武警问道。

  彭玉茹闭上了眼睛,然后张开。

  「知道了,真不知道今天的刑场人员怎么这么少,而且没人能干涉我的动作,真不知道你做的什么安排。」武警提着彭玉茹的首级,向她已经失去脑袋十几秒钟的身体走了过去……

  ―――――――――――――――――――――――――――――――――――――――

  在这一小时之后,将是标本师和广场部门的工作了。

  彭玉茹的漂亮身体和首级会经过简单的处理在广场上示众三天,之后让标本师制作成永久性的标本,据说在之后的一千年内,标本会跟这个G市第一美女死刑犯生前一样漂亮、性感。

  她生前捐出的家产被组成了一个玉茹基金,专门用作彭玉茹尸体的维护和整修。

                【全文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