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名女人笑传之二媚娘戏春宫】 - 全国最大成人色情网   本地演示   点击:加载中


排版:zlyl
字数:28950字
TXT包:   (30.54 KB)   (30.54 KB)
下载次数: 21





                文案

    搞什么鬼呀?她明明是混进宫里寻找武功秘籍怎么找着找着却被人拱上帝位成了一代女皇?!

    说来都怪她那俊「师父」,没事玩什么「喝酒立皇帝」

    害她如今压力比山重,却又没有后宫「猛男」可供排遣!

    幸好「师父」良心发现,决心传她「神功」当补偿还亲自上场陪她「过招」增加她的实战经验──第一招「唇亡齿寒」教她脸红心儿跳第二招「双龙抢珠」揉得她浑身像火烧接着「直捣黄龙」痛得她哎哎哎,「深入浅出」又让她啊啊啊最后的绝招「一泻千里」更是令她魂飞九霄云外!

    嘻嘻嘻,看来在这位「明师」的细心调教之下她一定能早日练成「绝世武功」,一圆侠女梦……

                楔子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儿还走得不太稳,拚命地爬啊爬啊,爬进了爹娘的房间。

    房内一片缱绻缠绵,做妻子的正骑乘在丈夫身上,两人卖力地随着激情的节奏舞动。

    小女娃儿好奇地瞪大眼睛直看。

    在她小小的心灵里,觉得娘就好象是武士一样,可以征服爹爹,实在是非常厉害!

    亏爹爹还被人称为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现在居然输给了娘!

    「媚……媚娘……」正在跟丈夫欢爱的女子眼角余光瞥见了在地上爬的小不点儿,发出有别于柔吟的支吾声。

    「啊?」男子也发现事态严重了。

    小女娃儿发现爹娘的眼光都朝她这边投射过来,笑得很乐。「爹爹……娘娘……」

    一对做爱心虚的夫妻,将小女娃的眼神当成是质疑好奇的目光,也把她的笑误为是讪笑,女子急急忙忙解释道:「媚娘,我跟妳爹在练武功!练武功!」

    这番话讲得连她自己都脸红不已,辛好媚娘还那么小,应该记不得、也不知道她和丈夫现在在做什么。幸好……

    小女娃儿眨巴着大眼想着。练武功?那爹和娘是在过招了?娘可真是厉害,可以将爹击溃,还压在爹的身上,成为一个胜利者!

    决定了!她长大也要以练武功为志,努力狂练,练到跟娘一样,成为一等一的侠女!

    这个理想绝不更改!绝不放弃!

    讨厌的爹、讨厌的娘、讨厌的哥哥!

    说什么她体质太差,不宜练武?明明就是怕她若练了武,以后长大了武功会凌驾于他们之上,将他们全部都压制在身下,让他们动弹不得,所以才不让她练的!

    真是太过分了!

    没关系,他们不让她练,她就自己去偷武功秘籍来练!

    小小的身影闪晃入爹娘的房间,东翻西找着她想要的武功秘籍。

    她记得上回看到爹鬼鬼祟祟地藏了一堆武功秘籍在这里,以为她没看到,其实她早就躲在外头偷看到了!

    嘻……找到了!

    快速奔离爹娘的房间,她要赶快回自己的房里去练功了!

    惨了!他藏在房内的美女春宫图怎么全都不见了?!

    是被娘子给找着了吗?

    糟糕了!若是真的被她给找到,他就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

    「媚娘!」女子一踏进房间,立刻惊愕万分地瞪大了明睁。「妳在做什么?!」
    她的宝贝女儿居然一丝不挂,躺在床上摆出撩人的姿势!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在练武功啊!」小女娃儿笑吟吟她回道,还注意到娘亲的脸色已经愀然大变。

    「练武功?」她知道自己在练什么武功吗?练媚术还差不多!

    「对啊!你们都不教我武功,我只好自已去找秘籍啊!」小女娃儿得意地挥舞着手上的秘籍。「这是我在爹爹专藏秘籍的地方找到的!」

    「秘籍?什么秘籍?」女子接过一看,而后扯开嗓门大喊。「舞大郎,你给我死出来──」

    老天,这根本不是什么秘籍!

    这是美女春宫图啊!那个死鬼舞大郎!走着瞧吧!

    呜,太过分了,她只不过是偷了爹爹的武功秘籍,就被处罚得好惨!大人真是太过分了。

    不但娘惩处她,连爹都没放过她!

    她只不过是偷拿了一本武功秘籍而已,为什么会引起轩然大波?

    一定是因为爹娘害怕地将来武功太厉害,会反过来打他们,所以才要事先防范的!

    对,一定是这样!

    但是她才不要放弃,她一定要努力完成自己立下的志愿,她一定要成为武林高手,一定要!

                第一章

    「你们到底谁要来接位?」东方龙微愠地望着四个不肖的子女。「朕已经当得很不耐烦,想要优闲地享清福了。」

    「别找儿臣。」老大东方显首先出声拒绝,摆明了视帝位若敞屉。「儿臣对这帝位没兴趣。」

    「大哥都不敢要,我这做弟弟的怎么好意思抢位子呢?」老二东方赫摇手摇得可快了。「不好意思,这位子儿臣担不起。」

    接连遭到两个儿子的推拒,东方龙气煞地将视线调向第三个儿子。「老三,你呢?」

    「前头两位哥哥都不接手,儿臣怎么敢僭越?」东方尊微微一笑,同样推掉这桩恼人大事。

    「你们……你们真是气死我了!」东方龙气急败坏地将眼神投向他最疼爱的小女儿东方苹。「妳呢?苹儿。」

    「儿臣?」东方苹实在没有想到事情会有降临到自己身上的一天。「父皇知道儿臣乃女儿身,若接帝位,定会遭人非议,更何况儿臣并不是没有哥哥啊!请父皇别为难儿臣。」

    「连妳都……」东方龙实在不知道自己养这四个子女是要做什么的。「你们、你们实在是……」

    前朝不还有兄弟闹墙,争个头破血流的例子吗?他就是因为如此,所以只生了四个子女,以为这样会比较平静无纷争。

    现在可好了,他的儿女不但不想争这帝位,而且个个还躲得比什么都快!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唉!早知道就生他个十几二十个子嗣省得现在烦恼,只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就算他现在开始再接再厉,至少也要再等个十几年才能让位!

    偏偏他实在是当得很不耐烦了!

    「父皇,你将国家治理得如此之好,年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何需退位呢?你就继续为天下百姓着想,担负这唯有你才扛得起的重责大任吧!」东方显开始劝着老父。

    依照父皇身体健康的程度,大概还可以坐个二、三十年的皇位没问题,刚好让他落个轻松。

    「是啊!」东方赫接着附和道。「大哥说得没错,父皇,你若是这样就退位,不就有负人民对你的期望了吗?父皇在人民心目中,可是千古难得的明君呢!」
    「那又如何?」东方龙没好气地望着那些为了己利纷纷要他继续当皇帝的孽子。「你们的父皇我可不想过劳死!」

    老实说,他其实也没有多努力在当皇帝,只不过打着微服出巡、体察民意的旗帜到民间多避山玩水了几趟,多解决了几件以前的笨皇帝办不来的天灾人祸,大伙儿就说他是贤君了!得到这名号,他自已也万般无奈,他还曾经很努力地假造花天酒地的形象给人民看,想让人民早点鄙弃他、赶他下台,可是……

    不但没人看不过去,大伙反而还挺高兴他有精力玩女人……真是一群无知的百姓!

    「父皇的辛苦我们都知道。」东方苹娇笑地跟到东方龙的身后,替他捶捶撞背。「要是处理政事太累,尽管跟儿臣说一声,儿臣会为父皇多捶几下背,这样就不累了。」

    「是啊!」东方尊煞有介事地说道。「要是嫌苹儿力气不够,父皇大可以再招纳采女进宫服侍父皇,反正父皇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想想他老爹从他老娘去世之后,也久未再碰女色了,后宫里没半人,也不是什么好事。

    「你们……」东方龙气得说不出话来。「唉!我真的会被你们活活给气死!」
    「别气别气。」东方苹漾出一抹心疼的笑,对东方龙撒娇道:「父皇生气的话,儿臣会舍不得的。」

    「妳要爹怎么能不气?」还是小女儿的话最耐听。「天底下人人抢着当皇帝,就你们几个……实在气煞我也!」说着说着他又气了起来。「苹儿,妳真的不愿接位?父皇不在意传位给女儿的!」

    苹儿,他最后的希望啊!

    「儿臣不敢。」东方苹立刻推辞,在看到父亲的脸色又变难看之后,她连忙道:「父皇,大伙儿都有自己的苦衷嘛!」她吐了吐粉舌。「你不想当皇帝,大伙儿也不想当皇帝啊!更何况是儿臣?儿臣原来就没有继承帝位的打算,从小也不爱理政事,父皇这么问,可不是为难儿臣吗?」

    「道也是有理。」东方龙点了点头。「苹儿的解释我听见了!至于你们……」他转向那三个俊美的儿子。「你们又有什么好解释的?」

    「不想当。」东方显的解释很简单。

    「不愿当。」东方赫的回答一样简洁有力。

    「不敢当。」东方尊继续兄长们的三字箴言,同样不多说一字。

    「好一个不想、不愿、不敢!」东方龙狠狠咬牙,从牙关中迸出话来。「好,很好!你们竟然敢这样忤逆服,就别怪朕无情!」

    三个儿子望着东方龙那怒火冲天的表情,还是笑的笑、乐的乐、不在乎的不在乎,没人将他的威胁当一回事。

    「朕真的会被你们活活给气死!」东方龙怒吼。

    他绝不会让这群孽子太好过的!所谓姜是老的辣,在要气死他的同时,他们也得付出一些代价才行!

    这回,就从老大开始吧!

    「好无聊喔!」舞媚娘莽莽撞撞地推门冲跌入舞松的房内。「哥,我好无聊喔!」

    舞松在听到她的脚步声之后,便以最快的速度将该藏的、该收的,全部都给收起,而后飞奔至门口,接住差点摔倒的她。

    正好一气呵成!

    「媚娘。」舞松望着标致迷人的妹子,第三百一十九次在心中重重叹气。
    为什么她总要在他看好东西的时候闯进来呢?

    「哥,我刚刚好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舞媚娘安然地从舞松的怀里跳至地面上。

    「妳太无聊了,所以有幻听。」舞松微笑地看着她。

    幸好他的春宫图全藏好了,否则要是发生当年爹爹遭遇的那种景况,难保他不会吃不完兜着走。

    唉,他的宝贝妹子怎么老是打断他汹涌的春意呢?他已经热血澎游了,偏偏有她在眼前,又什么都不能做!

    真的应该要早日将她扫地出门,他才能够有安宁的一天!

    「是吗?」舞媚娘有些质疑地望着舞松。

    「是。」舞松依旧面带微笑地点头。

    都是媚娘小时惹的祸,害娘规定家人不许收藏任何春宫图以及养眼的图片,以致于他只能这样偷偷摸摸观看,怕被媚娘看到了又将春宫图当成是武功秘萲,然后……

    「哥,我好无聊喔。」舞媚娘继续在舞松面前唉唉叫,那娇柔的模样让人看了就想将她拥入怀中呵疼。

    「妳去看书啊!」被她打断好兴致的舞松实在很想对她板起脸来,可是恶言恶形到了唇边脸上,又给化做了笑意。

    唉,为什么他就是没办法凶媚娘?

    「我不要看书。」舞媚娘嘟起绛色枫唇。

    「为什么不看书?「开卷有益」这道理妳不懂吗?」舞松说着说着,心中又想到自己方才打开的那些养眼书卷。

    果然是书中自有颜如玉啊!只可惜媚娘一出现那些颜如玉就得全数藏好,否则娘就会变成虎姑婆来撕烂那些颜如玉了!

    「我当然懂啊!」舞媚娘猛点着头。「只不过,你也知道我从小身体就不好,看那些字排得密密麻麻的书实在是令我头昏脑胀,可能看个一时半刻就会昏倒耶!到时候你跟爹娘又要辛苦了,为了你们着想,我还是别看书得好!」她讲得一副极为体谅人的糗样。

    「是吗?那妳去刺绣好了。」舞松很好心地再提建议。

    「刺绣?」舞媚娘边说边磨凝秀眉。

    「不好吗?」舞松疑问道:「刺绣不是能够怡情养性吗?不但不无聊,还有这等效果,所以妳何不去刺刺绣?」

    「刺绣当然也是很不错啦!」舞媚娘对着兄长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问题是,你也知道我从小身体不好,很容易就会疲累的,刺绣那工作可能会让我的眼睛瞪到都凸出来,而且很有可能专注到走火入魔,到时候你跟爹娘又得费好一番工夫才能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为了体贴你和爹娘,我还是有自知之明,别去刺绣得好。」

    「是这样吗?」小丫头,说来说去就是在找借口。「再不,妳要不要去赏赏花?」舞松再给宝贝妹子一次机会,不掀她的底。

    「赏花?」舞媚娘还是有理由。「看那些万紫千红的花,会让人眼花撩乱耶!而且那些花粉不知道会不会让我打喷嚏和起疹子?要是这样的话,就得劳烦你和爹娘照顾我这个病人,那不是挺麻烦的吗?所以为了不劳动到你们,我还是不能去赏花。」

    「我跟妳提了那么多建议,都被妳一一否决,那我也没有办法了。」舞松摊摊手,摆明了对她的无聊爱莫能助。

    「可是我真的很无聊耶!」舞媚娘噘高了丹枫红唇,极为郑重地强调着。
    「我想不出来能够让妳做什么了。」舞松开始在脑海里想着如何把妹子赶出家门,丢掉一个大麻烦。

    嗯……嫁人应该会是一个好方法!问题是要嫁到哪里去才能让她过得好、又没有机会练武?

    「可是我想得出来啊!」舞媚娘笑腿了眼,帮着兄长说道:「你可以教我练武功!」

    「妳还在作想当武功高手的美梦?」舞松早料到她说来说去,定会拗到这个地方来。

    「对啊!」舞媚娘趋前攀着舞松的手臂摇来晃去。「哥,只要你教我练武功,我就不会无聊了啊!」

    「我记得妳心脉挺弱,似乎不怎么适合习武的,不是吗?」舞松质疑道:「刚刚不还有人跟我说为了我和爹娘着想,很多会危害身体健康的事她都不敢做吗?」
    「可是练武功应该可以护住心脉的,不然你们为什么要输一大堆内力给我?」舞媚娘说什么就是不甘心她空有内力,却什么也不会。

    她也好想象爹娘和哥哥一样,当那种可以高来高去的武林高手啊!

    「媚娘,要我们跟妳说几次妳才肯罢休?」舞松实在搞不清楚妹子为何执意要练武?偏偏她尾弱的身子就是不适合,强要胡来的话下场只会不堪设想。「我们不让妳练武是为了妳好,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知道。」舞媚娘不耐烦地点着头。「可是知易行难,这道理你懂不懂啊,哥哥?」

    舞松蹙起眉头。这何成语是拿来这样用的吗?他怎么从来不知道?

    「哥,你就行行好,供几本武功秘籍出来嘛!万一不小心被娘给发现,我一定会说是我自己找到的,不会跟娘说是从你这里拿的。」舞媚娘柔声央求舞松。
    「不行!」爹的教训还在眼前,他哪会那么笨?

    「哎哟!」舞媚娘求不到想要的物品,心情大为低落。「算了……我好无聊,要出去走走了。」

    她得想个办法拗到几本武功秘籍来练才成!既然哥哥和爹娘都不教她,她就自己练!

    「要不要我陪妳?」舞松装出一副乐意奉陪的模样,心里却已经开始在想那些颜如玉。

    「不要。」舞媚娘果真如舞松料想的一样,拒绝他的陪伴。

    如果在家里要不到武功秘籍,那她干脆到外头去找好了!反正天下秘籍何其多,总会给她买到一本的!

    要是她靠自己的力量成为武林高手,爹娘和哥哥就不能再用任何理由阻止她练功了!

    对,这就到外头买秘籍去!

    人来人往的热闹市集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摊位,引起许多过路行人的注意。
    吸引住众人视线的,不只是设摊人的绝色容姿,还因为那个摊子实在是挺怪的!

    高价收购武功秘籍?这是什么奇怪的摊名?

    「唉。」舞媚娘为了自己招揽不到生意频频哀声叹气。「为什么就是没有人要来卖武功秘籍呢?」

    「为何要出价买武功秘籍?」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倏然传入她耳里,那声音听起来就像练家子般浑厚有力。

    舞媚娘喜出望外地望着对方。「怎么,你要卖我秘籍吗?」她几乎想要向前抓住对方的衣袖盘问了。

    「妳可还没回答妳要买武功秘籍的原因。」中年男子望着她,愈看愈觉得她是个标致可人的姑娘,而且还挺有意思的,居然会想到摆摊来采购武功秘籍!难道她不知道秘籍这种东西是人人得而练之,不太可能将它拿出来卖的吗?

    「原因就是我要练武功,可是我爹我娘我哥哥都说我身体太差,不把家里那些秘籍给我练,所以我只好舍近求远,到外头来买秘籍了!」舞媚娘简单地带出原因,眼巴巴地望着中年男子。「怎么样,你有秘籍吗?」

    「有!」这女娃儿挺有意思,他喜欢。

    「求求你卖给我!」舞媚娘眼露冀求的光芒。「拜托你,要多少钱我都不在乎。」

    「不用钱的。」中年男子从怀中取出一块玉,微笑地望着舞媚娘。「妳是有缘人。」

    就是她了!

    「不用钱的?」舞媚娘眨巴着晶亮莹透的双目。「这怎么可以?无功不受禄,没钱不买秘籍!」

    「要看得懂这秘籍并不容易,等妳看得懂,再来付钱给我也不迟。」中年男子唇边漾满了笑意。这女娃儿,他是愈看愈满意。

    「是吗?」舞媚娘有些疑惑。「秘籍呢?」她伸出纤纤双手,等着中年男子拿出那听起来好象是无字天书的秘籍,心里满是浓浓的好奇。

    「这儿。」中年男子将那块玉放入她的掌心。

    「玉?」舞媚娘望着手中那块通体翠绿的美玉,果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你确定这是武功秘籍?」

    武功究竟是写在哪儿啊?真是让人费疑猜。

    「确定。」中年男子朝着她点点头,唇畔漾着高深莫测的笑意。「妳仔细研究研究吧!」说完,他便转身欲离去。

    「等等!」舞媚娘出声唤住他。「等到我看得懂的时候,要怎么付钱给你啊?你住哪儿?」

    「我?」中年男子黑眸闪动了下,薄唇透露出讯息:「王上自有王上人,一山更山一山高。」

    「啊?」舞媚娘听得一头雾水,想要再问得更仔细一些,中年男子却已经消失,只留下她掌心内那块据说是武功秘籍的翠绿碧玉,以及那两句让她费疑猜的话。

    反正今天也不太可能再有什么收获了,她干脆早早收摊回家去研究这块玉和那两句话吧!

    「就这样告诉她,她怎么肯入宫嫁皇上那糟老头?用强的也未必是好事,媚娘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舞松望着父亲舞大郎,两人面面相觑。

    「不然……」舞大郎想出了一个法子,附在舞松耳朵旁传授机宜。「你说这样可好?」

    「好!好!不愧是我舞松的爹!」舞松笑得合不拢嘴。

    「那是当然!」舞大郎得意地笑着,伸出手对舞松说道:「还有没有新货?快拿来!我要满足视觉欲望!」

    「就这些!」舞松笑咪咪地奉上一叠春宫图。「要是成功地将媚娘嫁出去,爹想看多少都不是问题!」

    只要媚娘不在了,他们就只需要躲娘一个了!为了他们美好的末来,一定要赶快将媚娘给送出家门!

    唉,她已经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研究这块玉研究得快要疯掉了,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仅如此,连以火烤、用水淹这种方式她都试过了,也是徒劳无功,一块玉还是好端端的在那儿,变都没变。

    这块玉到底有什么玄机啊?她是莫名其妙就被骗得一塌胡涂,还是这块玉真的是了不得的武功秘籍?

    干脆请哥哥一起帮她看看好了!

    才步近舞松的房间,舞媚娘突地见到舞松将半颗头颅采出门外,左右张望,一副鬼鬼祟鬼祟的模样。

    哥哥会不会是在偷看武功秘籍?

    舞媚娘将脚步放得极为轻巧,慢慢地接近哥哥的房间,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好不容易到了房门边,想要偷瞄房内的情形时,一阵讨论声立刻飘入了她的耳里。

    「怎么会这样呢?松儿。」舞大郎忧心忡忡地问。

    「我也不知道,我不过是绘下媚娘的模样,想看看她能不能嫁户好人家,怎知道那幅图居然传进宫里,到了皇上手中,结果皇上就决定封媚娘为昭仪!这……」舞松苦恼且讶异地说道:「难不成是我绘图的功夫太好,把媚娘给画得太美了?」

    「你想太多了,松儿。」舞大郎板起脸来。「咱们媚娘的美,岂是你的图万分之一比得上的?不过,这下可怎么办呢?皇上现在在怪我这工部尚书没让他知道我有个如此美丽的女儿……这倒也不是重点,重点是皇室什么珍奇秘宝没有?武功秘籍更是一箩筐!要是让媚娘进了宫里去,那不就惨了?」

    「这下子该如何是好?」舞松担心地问着父亲。「皇上是我们得罪不起的啊!」
    「这……」舞大郎才想说些什么,立刻就看到舞媚娘踏进了房里。「媚娘,妳……妳什么时候来的?」

    「我?」舞媚娘旋着灵澈的眼珠儿,娇笑道:「就是哥哥刚刚在说皇上是得罪不起的那时候啊!爹,你做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得罪皇上啊?」

    她才不让哥哥和爹知道她已经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不想让她入宫?门儿都没有!

    「还不就是皇上想召妳入宫为昭仪?」舞大郎面露难色地说着。「我与妳哥哥认为,妳这般花样年纪,入宫为嫔妃是害了妳,所以我们正在想要怎么样才能让妳逃过一劫。问题是……皇上又不能得罪,因此我与妳哥哥正在烦恼着,不知如何是好。」

    爹真是人厉害了!居然能随机应变,编出这一长串为她着想云云的谎话!明明就是不想让她进宫看那些武功秘籍,还说那么多!

    还好老天有眼。让她刚刚不小心听到那一段对话,现在才不会中了爹和哥哥的计!

    「是这样吗?」舞媚娘装出一副贴心乖巧的模样。「爹、哥哥,你们就别心烦了,人各有造化,嫁给皇上也没有什么不好啊!至少荣华富贵享不尽。若是我就这么逃了,皇上降罪下来,岂不是连累了你们?」

    「媚娘……」舞大郎表面在哀声叹气,内心却直欢呼起来。

    媚娘中计了!

    「爹,我要进宫。」舞媚娘坚决地表示,「我不能够让家人为了我而痛苦,皇上既然挑申了我,就是我的命。」她说得好象自个儿是要慷慨赴义、壮烈成仁一般。

    「这……」舞大郎继续重重地叹着气。

    看来他们一家人都可以进戏班子混饭吃嘛!媚娘也装得挺像一回事的。
    「媚娘决定的事,爹就不要再反对了。」舞媚娘露出一抹娇笑。「媚娘会好好过的,请爹放心。」

    「唉……妳要我怎么放心呢?」舞大郎又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就让妳进宫吧!」

    终于解决掉一个大麻烦!他与舞松交换一个成功的眼神。

    而舞媚娘兀自沉浸在自个儿终于能一睹武功秘籍,而且还能看个过瘾的喜悦中,所以完全没有发现,有两个人的兴高采烈一点也不下于她。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