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转星移番外篇之安澜的自白书】(全)   www.i34s.com   点击:加载中

贴着桌面,粗糙的木桌子弄着好不难受,尤其是我的一对乳房,感觉好象快要被


压扁了。


一被绑好之后,我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原来刘韩还有一点客气的表情完全


消失了。


他先是狠狠地拍我的屁股,非常用力,很痛,我咬着牙忍着。没打几下,他


就用力地掰我的屁股,手指不分青红皂白地插入我的肛门。


那真的很痛,我一点准备也没有,他一点润滑也没有!以往雄哥要玩我的后


庭,总是先慢慢地爱抚我,刺激我的性欲,让我阴户变湿,然后用一些油质的东


西擦我的屁股,用沾满着油的手指慢慢玩弄肛门,直到我的肛门开始适应了,才


会进行肛交。


可是现在,他什么准备也没有,他只是用手指乱插几下,嘲笑我的肛门已经


被人开过苞了,然后就迅速亮出他的家伙,一边猛扯我的屁股,一边就这么强行


插入。


我大声地抗议,请他温柔一点,可是他毫不理会,只要我一出声,他就打我


的屁股。


我痛得要命,那原本那么窄小的肛门,被他的家伙这样强行插入时,擦得火


辣辣地。而他似乎就偏偏喜欢享受这个,虽然插入的速度没法快得起来,但他还


是不顾一切地向里捅,一边两手抓着我两片臀肉向往猛拉。


那种感觉,就好象他打算把我的屁股扯成两半似的!


虽然很困难,但肉棒还是一点点地向里深入。我大口地吐着气,屁眼里面好


象已经给磨破皮了,我无法想象他的肉棒为什么要这么坚持,我就不相信他的肉


棒不疼!可是他却一直在大声地叫爽……


或者,这个肛虐狂也有被虐的倾向吧?他故意在追求肉棒上的疼,来刺激他


的性欲?我现在是这么得出结论的。


就算是这样,最苦的还是我!他肉棒每进一点,就向外插出少许,重新向力


地一捅……我知道那个时候我的肌肉是如何的紧张,这更增加了我的痛苦,那直


肠中的肉壁,就象被乱枪戳打着一般,他的每一下抽动,都使我的屁股里一阵抽


搐。


估计进入了半根肉棒的深度吧,他开始了大力的抽插。每一次抽出,我知道


他的肉棒起码还留着龟头在我体内,然后再大力地捅入,象打桩一样。


于是,当他的家伙离开我的嘴后,我开始不停地往地上吐口水。


他没有阻止我,也没有生气。我看过太多次雄哥强奸女人的场面,要是那个


女人敢不把雄哥的东西吞下去,那她准有得受的。但刘韩却不是这样,他爽过之


后,坐到沙发上抽烟喝啤酒,晾着我狼狈地光着身子趴在那儿,看着我猛吐口水


的痛苦表情。


我想,他是在欣赏我的痛苦吧。他刚刚说过,征服象我这样强硬的女人,令


他十分爽。


我也知道我的表情有多狼狈,我的脸涨得通红,但我只好不管这一切,任由


他欣赏我没法掩饰的狼狈。


现在我强烈感觉到了羞耻,我意识到,我是被剥得一丝不挂绑起来,我的屁


股翘着老高,我的阴户和肛门大大的敞开,一点遮掩的余地都没有。在我的肛门


中,还有荡漾着仍然带着体温的液浆,在摇荡之中缓缓流出。


当那恶心的液体流出我的肛门,向下流经我的阴户时,我突然间一阵颤抖。


我抬起头来,看到的是刘韩嘲弄般的眼光,我知道这个时候,我只是一只待


宰的小羔羊,我红着脸垂下头去。


刘韩却站了起来。他仍未穿上衣服,摇晃着他垂在胯下的那根丑陋的东西,


伸了个懒腰,走到我面前。


他抓着我的头发,使我仰起头来,然后用戏耍的眼光,注视着我的脸。


我的脸,跟那张可恶的脸,相距是如此的近。我心中充满着怒火,我很想一


拳打暴这王八的头,但现在的处境,我迫使自己低三下四。


我说:「刘处长,可以解开我了吗,人家疼死了……」


「我还以为象你这样的女人,是不怕疼的呢。」刘韩这样说。他一手提着我


的头发,一手捏弄着我的脸。他捏着我的脸颊,迫使我把嘴巴张开,上下两片嘴


唇撅起,然后一根手指伸进我的嘴里,象检查牲口一样检查着我的牙齿。


我差不多要气炸了,我的眼睛在喷火,可是我没法发作,我尽量压低着音量


说:「刘处长,您这是干什么呢?」


他的回应,是夸奖我的牙齿很白,长得很整齐很漂亮。然后又摇晃着他的阳


具,在我的脸上乱擦着,把我的脸当成了抹布。


「别这样,很难受。」我勉强说话。


「你这个样子真的很过瘾!」他扬眉笑着说,手掌拍拍我的脸。


一阵剧痛让我无法不大叫一声,屁股猛烈地抖着。由于我的屁眼里面还有很


多他的精液,那根黄瓜虽然粗大,但还是很容易地一下子捅进了一半,真把我痛


得冷汗直冒。


我大声请他别这样,我的屁股会被插坏的。我头脑里清醒得很,我知道他未


必会听我的,可是我真的很希望他赶快把那根讨厌的东西弄出来,我的菊口洞真


的很痛。


他果真没有听我的,他吆喝着叫我大声叫床,他一边拿着黄瓜继续猛捅我的


肛门,还大力地拍打着我的屁股。


我知道我的屁股蛋一定已经被他打红了,那儿热辣辣的疼。可是我的屁眼里


更疼,我觉得那儿刚才被他鸡奸后的伤口一定裂开得更厉害了,我仿佛看到我的


鲜血在猛喷出来。


可是我看不见后面,我只从眼角看到他将刚刚碰过我肛门的手指,拿到嘴里


舔了一下。这变态佬,不知道他妈妈是怎么生他下来的!


他终于把黄瓜拨出来了,然后拿到我的面前示威。黄瓜上,果然沾着一线的


血,混在他白白的恶心液体中间,一看就想吐。


他命令我张开嘴,然后将黄瓜塞进我的口中。他说,生吃的黄瓜很补的,他


要我吃!


我操!


以前我虽然不是没说过脏话,可也不是经常说。但现在,我把心里头能想到


的脏话会都想过一遍。那些,全都是送给面前这王八蛋的!我恨恨地盯着他,一


咬牙咬下一块黄瓜,强忍着正努力想向外冒的胃酸,一下下地咀嚼着。


刘韩用手指勾着我的下巴,一边喂我吃黄瓜,一边又是笑吟吟地看着我,看


着我怎样将刚刚从自己屁眼里抽出来的东西吃到肚子里。他说我真乖,又说我的


屁眼真是很好玩。


我真恨不得吃了他,就象吃这黄瓜一样。我的牙齿越咬越狠,我把黄瓜咬得


粉碎,我把他那恶心的头颅想象成了口里的黄瓜。


吃完黄瓜,他拍拍我的脸,又走到后面抠我的屁眼。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无


休止地蹂躏我的肛门,那儿已经受伤了,可他好象一点放过的念头也没有,他的


手在我肛门口的每一下触碰,都让我的脸疼得直抽搐。


我只好再一次「请」他温柔,就算我已经明白他不会理会。我认为他可能还


要奸一次我的阴户,那儿到现在还是很清洁的,我想我再忍忍就过去了。


我真想不到,刚才受到的那一些,只不过是前奏,我地狱般的这个夜晚,现


在才正式开始。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