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熟女的经历   www.i34s.com   点击:加载中

不知是哪句话起了作用,刘姐竟不再挣扎了,我忙爬起来,站在床边,把她的内裤脱下来,露出了我朝思暮想的地方。她的阴毛很浓密,也很黑,看着她两腿间茂密的森林,我激动的分开她的两腿,用手分开她的阴唇,露出了红色的洞口,我是第一次,没经验,但昨天晚上刚看完A片,马上用来实践,用嘴亲了上去。


刘姐刚冲完凉,有一股沐浴露的情况。我刚吻上,刘姐马上叫起来,「那地方賍.」


我不管,只是大口的舔,刚添了两口,刘姐不再叫了,两条腿盘在了我的脖子上,我一边亲,两只手也没有闲着,握住了她的两只乳房,感觉似升天了似的。


没舔几口,刘姐突然「啊」了一声,身子也抖了一下,阴道口出了一些津液。


我的鸡巴硬挺挺的,就站起来,扶着鸡巴往刘姐的阴道口插,刘姐也伸出手握着我的鸡巴,嘴里说着:「快肏进来,快肏进来。」


我实在想不到平时斯文的刘姐还有疯狂的一面。刘姐的阴道口已经很多水了,我的鸡巴一下子就滑进去了,那种感觉难以形容。


刘姐的腿盘在我的腰上,我两只手在她身上游走,下身用力的抽出来插进去,她的双乳也随着我的动作而摇晃,白净的面孔红红的,两眼闭着,头歪向一边,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竟然发生了。


我一边用力,一边说:「刘姐我终于肏了你了。」


抽插了有两分钟的样子,我感觉鸡巴要爆炸了似的,便紧紧顶住刘姐一泻如注。射完后趴在她身上整个身子象空了一样,过了一会,她推了推我说起来吧,我就爬起来,鸡巴也从她的阴道中滑了出来,一股白色的液体从她的阴道口流了出来,她把枕巾抓过来捂在阴部,光着身子靠在床头上。


我这时有些害怕了,说:「刘姐对不起,我忍不住。」


刘姐看了看我,说:「不怪你,都25岁了还没有女人。」她让我躺下来,我乖乖的躺在她身边,她沉默了半天,突然哭了起来。我慌了,连忙坐起来不知如何应对,她哭了一会,平静了下来,问我:「是不是真的第一次操女人?」


我说:「是!」


刘姐又沉默了一会说:「你是操过我的第三个男人。」


我疑惑的看着刘姐,她缓缓的说,她的第一个男人是她老公,第二个操她的男人,她顿了一下,说是她儿子。我啊了一声。她接着告诉我,原来文革中她到了工厂后,在劳动人民光荣的思想下和张哥走在了一起,但随着时间推移,两个人差距越来越大,她和张哥的夫妻生活也不和谐,每次都是张哥插进去几下就射了,她多年都没有过高潮。她儿子小的时候很听话,学习成绩也很好,但到了高二时,迷上了色情书籍,并向她提出了性要求。她觉得生活像天塌下来了一样,在厂里她是领导,在家里她却没有办法教育好孩子。她打了儿子一顿,但儿子逃学,成绩下滑。她思前想后,答应让儿子操一次,并要儿子保证考上大学。她说儿子操她那个晚上,她就象死了样躺在床上,让儿子在她身上动作。可能儿子没有经验,还没有插进去就射了,她就把儿子赶走了,哭了一夜。儿子收敛了很多,学习成绩也上去了,但毕竟拉下的太多,高考时没有考上,为了儿子的前途,她又和儿子谈了一次,在得到儿子参加成人高考找一条出路的承诺后,又让儿子操了一次。儿子让她伤心不已。她说儿子两次操她,虽然身体都密切接触,但儿子都没有真正插进去。我听了不仅为刘姐的经历难过。


刘姐说了很长时间,我陪着她,她说累了就躺下来睡着了。后来我和她又做了几次,她说我每次都能让她高潮。后来我离开了那家单位,但我还和她保持着电话联系,她儿子最终读完了专科,找了一份工作。


在2008年我最后一次操刘姐时,她说她又让儿子操了四次,儿子真正插进去射精的只有一次,还是她看她儿子可怜,帮他插进去的,我让她该给儿子找个老婆,不要找她了。


对刘姐的做法,我在一次操她的时候曾经问过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说了一些她过去的事情。用她的话来讲,她不想让别人看不起她,她的父亲是个老革命,姐姐早已移居国外,妹妹也在国外工作,姐姐和妹妹都很成功,就她一个人留在国内,丈夫虽说老实本分,但没有多少本事,只能在工厂做。刘姐又很要面子,虽然对丈夫不满意,但在外人面前她从来不流露,而且还老是夸她丈夫能干。她和张哥结婚后,一直想要在工作上干出些名堂,很长时间才要小孩子,在生她儿子之前,还曾经主动打掉一胎,就是为了能在工厂里出人头地。她和张哥的结合,没有多少爱情的成分在里头,和张哥的性生活也不和谐,她老公早泻,一插进去就射出来了,因此她也不愿意让张哥操她。她生下儿子后,一出月子就忙在工作上,儿子也没有带好,身体一直很瘦弱。因此她觉得对不起儿子。儿子受色情书籍的影响,第一次向她提出性要求的时候,她非常愤怒,当时她还是工厂的领导之一,她不愿让别人知道这些事情,她也非常希望儿子能考上大学。因为在儿子成绩不好的时候,她打电话给她姐姐看看能不能让她儿子到国外,但她姐姐说国内的成绩都不好,到国外能有什么用,这刺激了她,她希望儿子能争一口气。儿子向她承诺会好好学习,她为了儿子的前途,也为了自己的面子,答应了儿子的要求,同时告诉儿子只能一次,下不为例。儿子高考没有考上,在家呆了一年,她觉得不想办法,儿子就什么前途都没有了,就又以让儿子操一次的代价,换取了儿子参加成人高考的承诺。后来,工厂效益下滑,濒临倒闭,虽然她在工厂里拼到了一定的职位,但工厂一到闭,她也什么都没有,想到几十年的拼搏也没有得到什么,家庭也不幸福,特别是儿子也没有教育好,她就很痛心,越发希望儿子能有出息。


我操刘姐的时候,她很投入,除了第一次我舔了她的阴部,后来她死活不让我舔了。我们就用传统的姿势,我上她下。每次操她她都很多水,把腿盘在我的腰上让我插的深一些。她说她一辈子还没有享受过几次高潮,我能让她舒服,她很快活。我说张哥没有福气享受,她听了就抱紧我。


刘姐告诉我,她到广州打工,也是为了儿子,工厂倒闭后,没有多少收入,为了儿子,她找了关系到广州打工。2008年在她番禺的房子,我最后一次操她,她已经50多了,脸上的皮肤已经有了斑点,但身材还可以,依旧白净。我趴在她身上,慢慢抽插。


我边插刘姐,刘姐边说和儿子的事情。刘姐的记忆力很好,儿子总共操过她六次,每次的时间她都记得清清楚楚,我问她细节,她也讲。她说前两次还没到广州,儿子操她的时候她就关灯闭眼,也不张开两腿,儿子没经验,两次都是没有插进去就射掉了。后来四次是在番禺,张哥在番禺找了一份维修机器的活,儿子参加成人高考。一家就在番禺住了下来,儿子通过成人高考拿到了大专学历的晚上又想操她,她就答应了,但她儿子不争气,顶在她的阴道口射掉了。第四次时刘姐说是儿子找到了工作,她为了庆祝,又让儿子操,结果还是没有插进去就射掉。第五次是儿子晋升了职位,她很高兴,儿子也高兴向她求欢,她说第五次时她是开着灯睁着眼的,也主动分开了自己的双腿让儿子操,但儿子还是没有插进去。她说看着儿子激动的在她两腿间抚摸嗅闻却没有插进去就射在她阴部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她老公,儿子会不会也是早泻,五次了都没有操进去。虽然她和儿子的事让她羞愧,但儿子万一也是早泻的可能让她始终放不下,这也最终让她决定主动让儿子操一次,并且要帮儿子插进去。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激动起来,用力操了几下,刘姐打了我一下,我就让她说一说她怎么帮儿子插进去。她说那晚上张哥上夜班,走之前操了她,她也没洗,等张哥一走,她就插好门走到儿子的房间躺在儿子的床上,告诉儿子这是最后一次操她的机会,还告诉儿子张哥刚刚操完她,现在过来让儿子操,她儿子哭了,她也哭,觉得自己下贱。儿子还是禁不住裸体当前,脱了衣服爬上去,她就主动分开两腿,握住儿子的鸡巴往阴道内插,阴道内还有她老公的精液,滑滑的,她儿子很容易插了进去,这次她儿子没像前几次哪样很快射掉,坚持了很久,虽然儿子的鸡巴不是很粗,但老公刚操完的地方,儿子又在进进出出,这种强烈的羞耻感很快让她高潮了。刘姐告诉我,她高潮后儿子射精的时候,看着儿子的表情她突然有了一种欣慰感。一来她终于让儿子真正的操了,另外她也不担心儿子早泻了。


刘姐说完我也激动的大力动作起来,刘姐好像也很激动,抬高她的胯部迎接我的冲撞,几十次后我盯着刘姐的眼睛射了出来。


射完后,刘姐问我她是不是很下贱,竟然主动让儿子操,而且还是在老公刚操完她的时候去找儿子。我说她太放不下儿子了,也告诉她不要再让儿子操了,要是让张哥知道了不得了。刘姐默然。


2008年后我还打过电话给刘姐,听她讲,儿子已经有了女朋友,已经不再找她了,我告诉她忘掉这一段经历,好好和张哥生活吧,她告诉我她要和张哥回老家去了。我想她和儿子的事情应该是了结了,她以一个女人的坚韧承受了所遭遇的一切。


评论加载中..